重庆索特盐化股份有限公司重庆索特盐化股份有限公司
  • 产品中心

  • 盐小厨系列产品
  • 万博客户端手机版系列产品
  • 盐引记系列产品
  • 人力资源

  • 招聘信息
  • 人才战略
  •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李锦:对盐业改革的解读

    李锦业改革获得历史性突破

     

        5月5日对外公布《盐业体制改革方案》,备受各方关注的盐业体制改革就此拉开序幕,方案明确将从2017年1月1日起放开所有盐产品价格,同时提出完善食盐专业化监管体制,多措并举确保食盐安全。 
        这是我国盐业管理体制的一次历史性变革,对于推进盐业管理体制改革、实现盐业资源有效配置、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确保食盐质量和供应安全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大家关心两个问题,一是盐业管理体制改了什么?二是为什么仍然坚持盐业专营?可以说确保食盐安全是改革核心目标,释放市场活力是改革主要内容,解决盐业供给侧改革是重要任务。 
         先回答第一个问题。盐改虽仍在坚持专营基础上进行,但已向市营迈出了重要一步。释放市场活力是此番盐业改革的重要目标。此番改革将放开两个限制:一是食盐批发企业可自行采购食盐并开展跨区域经营;二是食盐定点生产企业可以自主品牌开展跨区域经营,实现产销一体或委托有批发资质的企业代理销售。本轮改革对生产企业的利好是“四自”:即生产企业自定产量、自主销售、自定价、自负盈亏。改革使生产企业走向市场,成为现代企业制度。引入竞争是改革最大亮点。根据方案,生产环节已进入市营阶段,保持专营体制的主要流通环节。比如,批发企业仍然要求保持国有控股,但生产领域并未有国有控股的要求,这意味着生产领域是可以由社会资本控股的。这样一来,盐业将进入重新洗牌的格局。势必倒逼食盐经营企业加快转换经营机制,出清低效落后资产和产能。可以预见,食盐生产企业之间、食盐批发企业之间、食盐生产企业和批发企业之间将形成有序竞争的市场格局。引入竞争机制后,行业将迎来一轮重组兼并的热潮,一些产销一体、跨区域经营、具有资源品牌技术优势的大企业会脱颖而出,成为行业的引领者,未来全行业将形成若干优势盐业集团并存格局,国际竞争力也将大大提高。现在定点的89家生产企业将可能重组合并为30--50个大的企业集团,最终将是少数的大企业集团。有人认为是开了一个小口子,其实没有细读文件,这是一个很大的口子,而且开了便不能关了。 

     

     再回答第二个问题。食盐的质量安全和供应安全是盐业工作的首要任务补碘涉及公共卫生政策,目前补碘任务还存在,食盐专营也就还需要坚持。欧美国家的消费者可以有意识地选择加碘盐,而我国消费者还没有达到这个高度,对企业的监管能力也不足。所以等到老百姓的补碘意识强化,市场规范化后,监管能力提高以后,才是完全取消专营制度的成熟时机。再说价格,据统计目前中国每年人均消费食盐13元,每月1元多,不及一瓶矿泉水的价钱。一家人一年吃盐的钱,还赶不上一包中华烟。这对老百姓有好处。盐改之后应当保证西藏、新疆等边远地区的食盐供应,由于这些地方运输成本较高,完全交给市场的话是难以盈利的,这需要设立公益性的国企加以保障。番出台的措施坚持盐业专营有望从根本上解决食盐市场制假贩假问题,确保食盐质量和供应安全,保证老少边穷地区的供应安全。说到改革,不是什么地方都要改,改革是一个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让人民生活更幸福,而价格高,食盐不安全 ,老百姓不满意,不能向那个方向改。       
       还要回回答一个问题,这次改革是盐业供给上开始了调整。当前中国食盐生产企业可以用四个字形容:小、多、散、乱。中盐公司直接管辖的是八个省市,即新疆甘肃等5个边远省份,以及北京、上海天津三个直辖市,其他都归各省盐业公司管理。这些公司下辖的是小企业, 中盐旗下取得食盐生产资质的企业就有89家,其生产只占据了盐业产量的50%左右。相比之下,美国6大盐业集团控制了90%的食盐供应。2018年以后食盐行业将重新发放盐业生产许可证,其数量只减不增,这将压缩产能。新政之后,生产企业将出现一轮洗牌:一些小的企业将整体消失,形成一批大的产销一体、跨区域的盐业集团。以上,是我的三点看法。

     

       盐改新政未除专营:

         生产企业面临洗牌, 盐价或“先升后降”

           2016-05-07 05:45:2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 夏旭田 北京报道

    “盐改虽仍在坚持专营基础上进行,但已向市营迈出了重要一步。”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说,5月6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他正在盐业系统做一项关于盐改的调研。

      就在一天前,国务院印发《盐业体制改革方案》(下称方案),提出放开食盐价格,打破食盐产销脱离、区域限制、引入社会资本等改革措施。

                          食盐专营何以没有取消?

      此前讨论较多的废止食盐专营制度并未出现在方案中,方案提出在坚持食盐专营制度基础上推进改革。这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对此,李锦认为,根据方案,生产环节已进入市营阶段,保持专营体制的主要流通环节。比如,批发企业仍然要求保持国有控股,但生产领域并未有国有控股的要求,这意味着生产领域是可以由社会资本控股的。

      他认为,这主要是出于食盐安全和保证较低价格供给的考虑。

      而长期研究盐改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袁东明则认为,当前保留食盐专营的最重要的理由仍然是食盐加碘的规定。

      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以前是说要全民补碘,现在是说要科学补碘。这涉及公共卫生政策,目前补碘任务还存在,食盐专营也就还需要坚持。”

      袁东明表示,“如果没有补碘任务,取消专营是可以的。但补碘任务是存在的,欧美国家的消费者可以有意识地选择加碘盐,而我国消费者还没有达到这个高度,对企业的监管能力也不足。所以等到老百姓的补碘意识强化,市场规范化后,监管能力提高以后,才是完全取消专营制度的成熟时机。”

    不过,袁东明和李锦都表示,取消专营无疑是未来市场化发展的方向。

      李锦称,目前未直接取消专营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盐业公司的政企分离需要一段时间,中盐未来的方向更可能是建设成大的企业集团。中盐总公司下面有一个股份公司,这个股份公司将慢慢“由虚变实”,变成真正的中央企业。但由于盐业专营制度,中盐实际上承担着很多政府监管职责,这部分职能需要时间来剥离。

      袁东明同样表示,未来一段时间,盐业公司的监管职能要剥离出去,由政府承担监管和储备职能,而前者则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

                           流通环节“暴利”去了哪?

      当前,食盐产业主要分生产、流通两个环节,而这两个环节的利润分配严重不均。调查显示,食盐企业(盐厂)的生产成本为200元/吨,然后盐厂以500元/吨的出厂价卖给盐业公司,几经辗转后,商户卖给消费者的价格已经高达3000元/吨。从200元到3000元,食盐价格涨了15倍之多,堪称暴利。

      袁东明表示,当下食盐产业的主导权在销售公司,不在定点生产企业,前者整体上是有一定的利润空间,但谈“暴利”不是真实的。因为一是中间环节成本也高,从生产端到零售价,貌似差价很大,但目前食盐生产是工业化、大批量生产,成本相对较低,但中间环节,比如分包、运输、加碘等成本则很高,所以整体的利润空间没有那么大。二是盐业公司承担了很多监管职能,要供养执法队伍,但并没有相应的财政支撑,在此意义上讲,仍然是一个政企不分的问题。

    李锦则表示,由于渠道垄断,此前利润大多留在了流通环节,这影响了生产企业的积极性,这也是本轮改革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在他看来,本轮改革对生产企业的利好是“四自”:即生产企业自定产量、自主销售、自助定价、自负盈亏。“改革使生产企业走向市场,从供给侧上开始了调整。”

      李锦表示,本轮改革的要害在于,松绑了食盐生产企业,增强了其活力。

      改革方案要求,盐业生产企业数量只减不增。李锦表示,当前中国食盐生产企业可以用四个字形容:小、多、散、乱。“中盐公司直接管辖的是八个省市,即新疆甘肃等5个边远省份,以及北京、上海天津三个直辖市,其他都归各省盐业公司管理。这些公司下辖的大都是小企业, 中盐旗下取得食盐生产资质的企业就有89家,其生产只占据了盐业产量的50%左右。相比之下,美国6大盐业集团控制了90%的食盐供应。”2018年以后食盐行业将重新发放盐业生产许可证,其数量只减不增,这将压缩产能、倒逼企业做大做强。

      此外,方案表示食盐生产企业可以进入流通领域,并且打破了地域的限制。袁东明表示,这意味着具有资质的各省盐业公司都可以跨省到他省生产和销售食盐,形成了市场竞争,结束市场分割,形成了全国统一的大市场。跨省售盐违法将成为历史。

    李锦表示,新政之后,生产企业将出现一轮洗牌:一些小的企业将整体消失,形成一批大的产销一体、跨区域的盐业集团。

      李锦称,盐改对批发企业形成了一定的冲击:一方面在体制内生产商打破了渠道垄断,另一方面生产企业自营将使批发企业面临供货不能保证的尴尬,这将倒逼批发企业进行改革。

                      放开定价后盐价先涨后降?

    在李锦看来,盐改落地后盐价可能会有一个“先涨后降”的趋势,将会出现2-3年的震荡期,不排除会出现一些市场混乱。

      首先是放开政府统一定价后,食盐生产企业进入流通领域并自主定价,他们更有动力提升食盐价格。

      其次食盐在进入商场的过程中也有可能会涨价。之前由政府限价,商场是不允许收取食盐的入场费、条码费等28项费用,比如超市贴在其他商品上的价格扫描码是明文禁止不允许贴到食盐上的,但随着价格的放开,超市可以在这28条款项上上调食盐价格。

      根据盐业系统人士测算,仅仅是超市这一端,食盐涨价幅度预计就会达到30%。

      中盐新闻发言人黄伟在多个场合提及,据统计目前中国每年人均消费食盐13元,每月1元多,不及一瓶矿泉水的价钱。

     李锦表示,价格上升后,产量会相应扩大,在现在中国每年的食盐需求量基本稳定在8000万吨,供大于需的情况下,价格会逐步回落。但企业的自我市场调整大概需要2-3年才能完成,而在这2-3年内会出现价格的震荡。

      袁东明则表示,放开价格之后短期内商场存在涨价的动机,但食盐的市场波动是有底线的,首先是食盐产业整个行业的产能过剩,其次是我国盐矿资源丰富,能保证充足的供应。

      袁东明认为,未来价格可能会发生结构性的变化:品牌价值会提升,高端商场体现品牌价值、质量和附加价值;而大卖场则拼成本优势。

    “一段调整期后,价格会趋于稳定。低端市场价格可能还会有所下降;高端市场,品牌价值可能拉升这类食盐的价格。食盐行业整体上实现市场细分,老百姓可选择的品牌、食盐产品可能会更多,整个食盐业的规模可能也会增加,这对盐业也是有利的。”

      李锦表示,盐改之后应当保证西藏、新疆等边远地区的食盐供应,由于这些地方运输成本较高,完全交给市场的话是难以盈利的,这需要设立公益性的国企加以保障。

      另一个让李锦担心的情况是,目前中国食盐已属于产能过剩。盐改后企业自主生产,不再由上面下指标,如果盐价上涨,可能会进一步带来盲目扩大产能的可能性。

      对整个盐业来说,现在最大的一个问题是等待具体的法律和实施细则出台。

    李锦介绍,首先是要修改《中国盐业管理条例》,另一个是修改《食盐专营办法》,这两者都是以国务院令形式发布的盐业行政法规,具有法律效力。现在盐改方案出台以后,这两个文件不做修改就会与现有的一些法律存在矛盾。

      此外,刚刚公布的是盐改的顶层设计方案,现在急需制定盐改的实施细则,来界定诸如如何引入社会资本,参股比例多少、外资能否进入;生产企业如何进入销售、有无区域、方法等限制;食盐批发企业如何改革等问题。

      据李锦了解,这两个文件由发改委、工信部会同相关部门正在修订,根据盐改方案,2017年就要实施新办法,预计今年下半年就要出台了。(编辑 谭翊飞)

    版权所有:万博足彩app万博客户端手机版万博manbetx亚洲官网股份有限公司 |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万博足彩app市万州区龙都大道519号
    技术支持:宜昌万网